肖建华: 一个中国隐秘富豪的成长史

关键字: 明天系 , 肖建华 , 白手套
点击: 7474 发布: 2017/01/30 21:03

“怎么什么交易好像都是肖建华做的?”一位媒体人士忍不住感慨。

肖建华:一个中国隐秘富豪的成长史从隐身背后收购平安股权、操盘新华信托牵头收购AIG旗下租赁公司,追溯到数年前更具争议,涉王益案的太平洋证券上市案,以及明天系一系列收购和资本运作。明天集团的创始人肖建华 ——这个被坊间传为“最后一个资本大鳄”的中国企业家,一直隐匿在迷雾和传闻之中。最近肖建华打破沉默,接受了中国当地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自我辩护,否认各个传言。同时阐述自己的投资哲学和人生故事。

否认收购平安股权:汇丰出售平安集团股权,公开买家为福布斯泰国首富、正大集团谢国民,但多个媒体称肖建华和他的明天系才是真正的买家。肖建华否认这宗交易,“说我们入股平安H股是非常不客观的。”肖建华从商业逻辑和可行性上否认了这笔交易,“

肖建华说:“第一,当时中国平安A股的价格是34-35元/股,H股是59元/股,折算汇率后相差30%-40%,如果购入H股,我们将多付出相当庞大的数字。

第二,在A股上很容易买入中国平安。如果以百亿单位投资,买H股要损失几十亿,要以几百亿计算,就会损失上百亿,我想一个国内投资者应当很容易做出判断是否购买H股的决定。

第三,从法律上设计,任何一个企业家,把几百亿的钱隐于别人身后,无论法律如何设计,这种风险之大我是断然不会承受,大家可以分析一下,如果是你,你敢不敢这么决定。”

泰国首富不会代持:“将泰国首富,那么强的政治经济实力,理解成完全是一个代持,完全就是一个托,我觉得,操作不了。”

肖建华称有人要搞黄平安的交易:“我觉得实际是有一些竞争对手,利用了媒体,实际上是想把交易给搞黄。这是本质。”

关于国开行停止为正大集团收购贷款:“国开行停止贷款是在媒体报道之前。国开行里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国开行的贷款我也没有接触,所以后来有人说,是因为我们而停掉贷款的,我觉得不是很靠谱。”

但是肖建华认为收购平安是一笔好投资,他表现出了对这宗交易的熟悉:

“如果从一个A股的投资者来看,要想控股平安,是很容易通过分散持有的方式实现。

“将如此巨量资金隐于别人身后,结果权力都不在自己手上,因为法律上你是设计不了的。”

“谢国民先生是泰国首富,相当有实力,也是很谦和的人,泰国对谢先生也很支持。我当时听说谢先生提出几个观点:第一:能卖给英国人,为什么不能卖给华人;能卖给英国人,为什么不能卖给泰国华人,这些观点还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

即使没有持股,明天系是不是给正大集团提供了短期融资?

肖建华:给正大提供过桥资金成本不合算

“你算一下资金成本,国内的资金成本一般都在7%-8%,如果再通过跨境调动,基本上就得10%或者更高,而且时间很紧张。以正大集团的信誉,它在香港的 融资成本也就3%-4%,或者更低,而国开行一开始给它提供的并购贷款利率也在5%以下。一旦算个账,结论是很清楚的。”

否认收购AIG旗下租赁公司:“真是什么都加在我头上”

2012年年底中国财团收购AIG旗下飞机租赁公司ILFC,并购交易额高达42亿美元。肖建华被认为是收购主导公司P3投资的大股东,是幕后操盘者,最终该笔交易没有获得批准。

肖建华同样表现出对这笔交易的熟悉,他说他与吴荣辉相识,但否认了P3投资的明天系背景:“我可以负责地说,这里面没有我的一点股份,我没有任何影响。”

“这个事情,从开始到签订协议,我根本不知情,并购实际上是一个叫Wing-fai(注:吴荣辉,P3 Investment的实际控制人)的人操刀,这个人没有给美国政府交一分钱,通过自己过人的能力,拿下了这场并购。他是一个香港人,我见过。”

“目前,这个事情只能说有兴趣,但还没有决定是否参与,还没有成熟的考虑。如果他们买下来之后直接IPO,马上投资就能有收益。我听说好像富邦对他们很有兴趣。”

否认是王益门徒:“我和王益不熟悉”

肖建华的名字始终和前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王益联系在一起。两人同有北京大学背景,肖建华被很多媒体认为是王益的门徒,明天系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也被认为依靠王益庇护。王益在国开行副行长职位上案发入狱后,传闻中肖建华避居海外。

肖建华反驳:“有的说我因为 王益案 而潜逃国外,这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真实情况是我本人和王益并不熟悉,太平洋证券上市我没有和任何的一个证监会领导接触过,媒体上所涉及的证监会领导我一个都不熟悉。”

“明天集团高层负责人自创业十几年来,没有一个人受过国家政法部门的调查、边控、讯问、处罚,所以种种潜逃、如何如何,基本上都是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

不清楚太平洋证券上市案

和王益案紧密相关的,是太平洋证券上市案,肖建华提供了旗下的云南公司作为壳,被认为策动了这次异常的上市。

肖建华则称不清楚:“其实太平洋证券真正的上市过程,我并不是很清楚的,只是那个壳是我们的,有人跟我们合作。

“太平洋证券上市的过程也不像媒体上讲的“交易所给证监会办公厅发一个文”就搞定了,这都是想象,是不可能的。作为国家监管部门,一个政府部门的运营,也不可能这么一个流程,办公厅要发文,得多少个主席签字才行。

“此外,明天集团从创立到现在,副总以上的负责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受过国家政法部门的调查询问,我本人十几年来可以查,没有说受到任何一国政府包括中国政府的通缉、边控和调查,这个是可以查询的。”

“我不是庄家,明天集团的实力被夸大了”

在肖建华的发家史中,坐庄和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是两大“原罪”。

有人质疑,明天系把金融资产装入上市公司,抬高股价,坐庄然后再转移资产。

也有媒体指出,包括明天科技、华资实业、西水股份、爱使股份和北方创业在内的5家上市公司,从1999-2012年,合计股权融资额为42.17亿元。对于明天系掏空上市公司的质疑,肖建华用数字反驳:

“当年将这两只银行股装进华资实业和西水股份时,成本是很低的,实际上为这两家上市公司装进了差不多60-80亿的利润,这个资料是可以查的,但是我们真正从上市公司募集的钱,没有超过20个亿,这个资料也是可以查的。

光我们装进去的这几只金融股,装进去的利润就要远远大于从市场上募集到的金额,这个数字是可以查的。所以我看“掏空上市公司”这样的说法,我觉得不可思议,上市公司的钱想要转移投资是很费力的,它要求有一个净资产回报率,资金成本是很高的。”

肖建华否认自己是庄家,也不喜欢把自己和涌金系魏东等资本庄家相比,外界对他创立的明天集团的规模,他也觉得夸大:“计算方法不能因为投资银行就把银行的总资产看成企业集团的总资产。”

肖建华多次表示,明天集团对金融机构的投资,均是财务性投资,并将此与史玉柱、刘永好、卢志强投资民生银行做类比。他也多次用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来比拟明天集团的规模。“明天集团是一个PE投资的公司”,肖建华说他的榜样是沃伦·巴菲特。

挪用信托资金企业?肖建华:“资金变换很正常”

明天系筹资的核心平台,是通过旗下的新时代信托,媒体报道,新时代信托2012年近200亿元发行额中,90%以上都是金融机构的股权质押产品,而涉及金融机构多达16家。

肖建华则称:“金融股权抵押发行的信托产品要比现在有些产品到期不能偿付的风险小许多。”

“新时代信托发行的产品从没发生过偿付违约,这已经是很好的表现了。”

另一个主要质疑,是新时代信托募集的资金,并未真正流向公开披露的去处,而是腾挪闪转,成为明天系收购的筹码。

对此肖建华似乎没有否认:“我其实也不太了解具体募集的过程。

一个企业的资金可能不是单一的,既有信托资金,又有流动资金,资金募集进来以后,可能信托资金变成了流动资金,流动资金变成了投资资金。这种变换有时候是很正常的。”

控制商业银行以便融资?“投资金融机构都是财务性的”

对于明天集团控制包商、华夏等商业银行管理层,以便明天系融资的质疑,肖建华同样自我辩护:

“银行的管理层都是当地成长、当地任命和明天集团关系不大。以包商银行李镇西董事长为例,明天科技投资入股之前,李镇西董事长就是银行负责人。包商银行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主要是李镇西董事长这个团队在当地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发展起来的。”肖建华称自己投资金融机构,都是财务性的。

对于明天系发迹攫取第一桶金的过程,肖建华这样描述:

“明天集团成功是因为2000年左右投了大量的职工股和金融股,当年投资兴业银行的时候成本不到两块钱,后来上市的时候涨到六七十块钱,华夏银行的成本是一块钱,之后涨到十七八块钱(注:公开资料显示,早在明天系正式入驻之前的1998年,明天科技就已经出资2000万元持有包商银行13.9%的股权,2003年,华资实业投资1500万元持有包商银行6.8%股权。爱使股份和西水股份也分别于2001年和2002年入股兴业银行)。”

毛泽东的信徒:通读马列恩斯著作

肖建华自述,明天集团是由北大清华的一批大学毕业生白手起家,经过十几年辛苦打拼,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仍在稳步发展的民营企业集团。主要优势是投资能力、智力和智商。

相较于投资哲学,这位自诩为巴菲特中国学生的资本大佬更热衷于谈论读书、二十四史和人性,这位自称在大学时代就在北大图书馆通读“马、恩、列、斯、毛”经典的人,常标榜为毛泽东唯物辩证法方法论的信徒,“毛主席的很多工作方法,放诸世界皆准。”

肖建华对北大怀有深深的感情,曾经向北大一家基金会捐款3000万人民币。

明天控股集团工作宪法,亦即肖氏著名的“一个中心、五步工作法”;所谓一个中心,即时时刻刻对外学习,五步工作法,则是“分析事物全过程、花50%的精力进行调查研究、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找到突破口、系统运营。”

肖建华自称,出国后已经不太管理明天集团的常务工作:“因为我不喜欢上班,我有十几年没有去过办公室了,我基本上都是海边散步、宾馆里走走、听听,这就是我的办公方式。我不喜欢程序化的东西。

我自己从学生会主席到经商没有选择从政主要几个原因,第一个我觉得客观上讲,优秀的人都在党政体系内,从政的这批人素质远远比经商的要高很多。第二个我认为从政的人都是奉献大于回报。第三个,在从政的领域里,我们商界的人要进去竞争,只能是中等偏下的水平。像我们这种人,稍微有一点宏观思想的人,如果到商界,就是矬子里面选将军,具有很大的优势。”